首頁 > 資源大全 > 綜合資源大全 > 服裝飾品
虛擬3D服裝來襲 || 時尚無性別、甚至都可以不是人!(無性別風)
0
信息發布:征集碼頭網    點擊次數:5638    更新時間:2020-02-11   

今日份關鍵詞

[服裝設計素材 去性別化]

當挪威零售店鋪 CARLINGS 

聯手 3D 設計師 Perl 打造 “數字系列” 服飾時,

引起了時尚界褒貶不一的激烈討論。

零售商Carlings虛擬服飾購買使用展示

無論是現實生活中還是虛擬世界,現今社會對男女的外表儀容分外嚴格苛刻:社交平臺的日常分享照片都經過精心的修飾而釋出,甚至演變成為照片而活的人生,凡事都要精修圖;而另一邊的網絡游戲玩家也同樣注重游戲角色的外型,也愿意花費真金白銀購買不存在的服飾。

零售商Carlings率先推出19件沒有性別、沒有尺寸的虛擬服飾,售價歐元10至30不等,消費者只要提供照片及所購買虛擬時裝,Carlings便會為顧客制造立體服飾,讓消費者能夠成功「穿著」。這個概念看似怪異而不太現實,但事實上這品牌的虛擬服飾僅在一個星期內便售罄...售罄...售罄...售罄!

CARLINGS “數字系列”,是只存活在數位世界里面的衣服,它可以被穿在照片里你本人的身上。更直白來說,數碼服裝就是只要你提供自己的形象照片,3D 設計師就可以進行幕后操作,讓你得到一張 “換裝照” 的服務。

現實世界里的看到的樣子

虛擬服飾在商城上的展示:

Cat Taylor 亦嘗試將 Off-White 2018 秋冬系列的服裝挪移

至三維建模的空間

instagram上穿上虛擬服飾買家秀: 

Carlings其他的虛擬服飾一起來看看,有沒有get到你的購買欲望

虛擬技術從游戲到社交平臺,延伸至實體門店的體驗,的確為時裝產業帶來無比的便利及市場潛力,某程度上更加深了消費者的購物意欲。

科幻電影中的高科技設備并非天荒夜談,而時裝產業紛紛加入虛擬實境的元素,就好像 Gucci及 Nike都具備虛擬實境的功能,讓消費者都可以虛擬場景中試穿服飾及鞋履。

屬于未來的時尚:“數字化虛擬時裝” 

提起 “數碼服裝”,你可能最先會聯想到游戲皮膚或者 “復古” 的 QQ 秀。其性質確實有點像。但有所區別的是,數碼服飾的創作者會根據真實的照片為顧客 “量身定制”,而這個步驟所需的資金成本和耗時甚至比制作真正的奢侈品服裝還要多。 

比如,設計出 “Iridescence”的數碼時裝設計公司 The Fabricant 正是數碼時尚領域的先行者。 The Fabricant 的設計都在探究著一個問題:“人類 x 計算機” 的設計極限究竟是什么樣子?

The Fabricant 設計的數碼時裝作品(圖片來源:The Fabricant )

The Fabricant 嘗試各種材料,以創造超真實的 3D 視覺效果(圖片來源:The Fabricant )

數碼時裝的制作過程(圖片來源:The Fabricant )

(圖片來源:The Fabricant )

當今 3D 技術所創造的服裝的觀感已與真實服裝無異。而數字化的強項在于可以靈活制造出任何想象中的效果。數字環境能超越物理定律,幻化出 “不可能” 的微距鏡頭、相機移動和照明場景。 

此外,數碼服飾可以超脫于物理定律的束縛,達到一些不同于常規的服飾展示效果,能夠進行運動形態的展示是這一技術的重要應用。比如,大家所熟悉的時裝零售商 I.T 就曾委托 The Fabricant 將 “時尚的數字化” 作為其 30 周年慶典的一部分。以數字形式展示了 30 周年紀念系列的型錄。

不僅如此,I.T 也曾舉辦過一個沒有實體服裝、只展示 The Fabricant 制作的數字影像 Pop-Up 商店,并通過應用程序獲取訂單,以求通過 3D 技術獲得更好的推廣和展示效果。

不展示真正服裝的商店(圖片來源:The Fabricant)

在阿姆斯特丹時裝設計學院的院長Peter Lefenrink的邀請下,視覺創意組合P?nar&Viola聯手服裝 設計師Amber Jae Slooten,以及秀導Kim Vos、擅長3D技術領域的藝術家3D藝術家Roxanne Gatt,模特Nelle Swan等人一同創作并于近日舉辦的阿姆斯特丹時裝周上展出了一場由全息影像技術構成的時裝秀。

這場秀所使用的全息投影技術根據在19世紀流行起來的佩珀爾幻象(Pepper’s Ghost)為基礎,由Amber Jae Slooten設計的時裝在前期完成了電腦3D建模;Pinar&Viola與秀導Kim Vos共同設計了模特Nelle Swan的表演動作,并對其進行了動作捕捉;3D藝術家Roxanne Gatt則負責整場秀的動畫特效。時裝秀開始前,Nelle Swan身穿裸色緊身衣,站在一塊45度角傾斜的透明屏幕后方,而她身上所展示的新裝,全部都由全息投影技術“制成“,而那些在空中飄動的“無頭新裝”所做的各種表演,正是來自之前捕捉的Nelle Swan的真實動作。

這有點像Lady Gaga在年初攜手英特爾在格萊美上對David Bowie進行致敬表演的戲碼,通過后者的RealSense實感技術和臉部3D投影技術,Lady Gaga在表演開場時完成了一組炫目的變妝秀。而P?nar&Viola聯袂Amber Jae Slooten的這場時裝秀雖然沒有前者的陣仗強大,但效果如出一轍。此外,由于此類技術目前還無法做到和被投影者的動作、表情無縫實時調整,所以無論是Lady Gaga的致敬表演還是阿姆斯特丹時裝周上的這場全息投影秀,觀者都能看到明顯的錯位現象——當然,后者的錯位顯得更尷尬些:模特Nelle Swan的脖子經常淹沒在“衣服”中,要不就是半個身子“露”了出來。

至于在衣服上出現的漫畫風格的眼睛和嘴巴,則是用來詮釋“萬物有靈論”的概念,Pinar&Viola對此解釋說:“我們相信,人們之所以以錯誤方式對待衣服的原因在于我們沒有感覺到與這些物品與我們的生命有任何關聯。這也是創作如此一場時裝秀的初衷,把衣服的靈魂以可視化方式呈現,從而告訴世人,應該要像對待摯友一樣對待他們的衣服。此外,虛擬時裝秀可以啟發其他人去節省資源、時間、空間、并保護生態系統。借助這場秀,我們希望傳遞一個信息,就是這個技術對時裝行業、以及地球的未來發展都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在此項目前,Pinar&Viola曾為宜家家居、時裝品牌Koche、《彭博商業周刊》等設計限量系列、插畫等,并為Dazed網站定期撰寫關于藝術、設計方面的專欄。

服裝設計師Slooten則說:“我不想做現實生活中的時裝,那些衣服只能淪為衣柜中的舊物,或許有些會被用來為雜志拍片,但僅此而已。如今,我們都有著虛擬身份,但卻被隱藏在屏幕之后。那么為什么不讓大家都看得見呢?我是一名服裝設計師,我感興趣的是人類的身體,以及我們穿著衣服的方式。所以無論是虛擬布料、火焰、頭發,還是其他虛擬實體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虛擬世界有著如此多的素材,這些素材在真實生活或許很難被利用,但卻會成為時裝界的目標”。

這場充滿實驗性質的時裝秀雖然精神可嘉,但實際成效是否能有其創作者所說的那樣深遠?從Alexander McQueen 2006秋冬女裝秀上的Kate Moss鬼魅投影、以全息投影技術聞名的Musion為Burberry打造的全息投影時裝秀、想要利用VR虛擬技術打造未來零售環境的眾多品牌和企業,到如今這場全息投影技術時裝秀,依靠這些炫目科技宣稱要改變時裝業的豪言壯語放話已不是一日兩日,但縱觀整個發展,似乎娛樂化的體驗遠勝過于本質性的改革。畢竟,無論如何推銷,最終讓顧客為之心動的絕大多數原因,仍存在于時裝本身。

從制作、生產角度考慮,全息投影技術或許能對設計初步環節有所幫助,但考慮到3D實時渲染的難題和花費,恐怕又難以發揮實際作用。此外,面料對于時裝設計、制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虛擬影像很難完全將其替代。從這個角度來說,P?nar&Viola聯袂Amber Jae Slooten的這場全息投影秀,只能說是時裝界又一次對科技的表面化利用——或者說好聽點,又一次嘗試。

但是 目前就小編深入調查已經有一種技術可以將面料的質感完全的體現在3D走秀中,并且真實的投入使用中,深圳市格林兄弟推出的3D虛擬仿真設計軟件已經成功的將走秀與虛擬結合起來。以下是該3D軟件制作的服裝大秀,并已經投入的現實中使用,在整個視頻展示中無亂是細節還是整體都充分的展示了科技的強大

為什么要穿數碼服裝?

由 Carlings 公司制作的數碼服裝(圖片來源:i-D )

即使數碼服裝已看似與真實服裝無異,但我們又有什么理由穿著這種 “一次性服務” 呢?事實上,當你在 Instagram 這樣的社交平臺搜索標簽 “#ootd”,會發現超過 2.19 億展示穿搭的帖子。這些圖片中的很多衣服在拍過照后便被放置到衣櫥里最不顯眼的角落。 

就如知名咨詢機構 Virtue Nordic 的創意總監 Morten Grubak 所說:“在過去十年中,時尚已從街頭轉向社交媒體”。像 Instagram 這樣的平臺好似一個虛擬跑道,無數的人在上面以各種方式表達自己。 所以,如果你購買一件新衣只是為了拍照并在社交平臺上發布的話,那么買一件真實的衣服似乎就不是很有必要了。數碼服裝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此外,現實生活中的衣服都有形狀和大小限制。有些品牌往往只適用于某些類別的人,比如只適合纖細的身材。而在數字服裝領域就不會有這樣的困擾。 數字技術沒有尺寸限制,這讓特殊身材的顧客可以更自由地追求時尚潮流。

無性別時尚

“無性別風”正在卷席整個時尚圈,

它主張將性別因素混淆或者剔除掉,

通過服裝自身強大的表現力,

表達出設計師的主張。

什么是“無性別風”呢?

就是俗稱的“中性風” 男女通吃,

打破常規和丟掉傳統的柔美元素,

丟掉繁瑣的穿衣花樣,采用 精簡的輪廓,

讓穿搭變成了酷酷風格,

她們有著自己的主張與態度,

對時尚秉持著自己的看法,

時髦之中帶著一些英氣和硬漢style!

隨著消費主體的年輕化,

面對追求個性的新時代年輕人,

“無性別”設計理念更受他們歡迎,

這些人不在意所謂的標簽和界限,

“高冷” 是它的代名詞,

“感性”是它的靈魂!

Gucci 2019 

"性感"先生

鄒家華(Ka Wa Key Chow)的設計融合了 東西方服飾文化、 傳統紡織工藝與最新科技,模糊了性別界線。 

他提倡 性別多元化,希望能夠放大男性內心深度的 脆弱、敏感,用層次復雜的紋理和柔和的色調將其內心的多元可視化,透過他的設計,能感受到男性身上的感性柔和之美。 

Thom Browne | Womenswear SPRING 2020 

本季的Thom Browne女裝依然以男女性別的對話為主線,借助高聳的頭發與醒目的粉紅色腮紅,打造仿18世紀的復古輪廓,傳統的緊身胸衣也被融入設計。

但下半身的裙擺和褲腿卻顛覆傳統服裝形態,也不拘泥于傳統對性別認知的規則,被高高撐起的裙擺下,露出的是類似男性平角褲的服裝。

Thom Browne | MENSWEAR SPRING 2020

設計師以體育賽事服裝作為男裝設計的基礎,模糊性別的概念,大膽融入女性服裝元素,緊身的胸衣、大的裙擺、泡泡紗、流蘇、繡花……

這種反傳統的設計刺激著人們的視覺神經,同時又因為設計植根于體育運動,優雅而不失男性的氣質。

愈發模糊的性別界限

Raf Simons將先鋒攝影師Robert Mapplethorpe的黑白攝影作品印在襯衫上,并運用Robert的那些色情,同性題材的作品印花、chocker、緊身褲,寬大的襯衫等元素隱晦地展現了一絲色情的意味。

設計師Stefano Pilati的個人品牌Random Identities的最新lookbook,無疑也運用了性別模糊,色情,同性的元素,以此來向Robert Mapplethorpe致敬。

去性別化男裝

荷葉邊,羽毛,綢帶,亮片,花邊……Palomo Spain使用這些元素,激發出潛藏在男孩體內的女性氣質。

這種雌雄莫辨的優雅氣質也成了品牌的標志性特征。

性別界限

在近幾年各大時裝周的設計師們都在努力拓寬性別界限的情況下,有越來越多的穿著不再"男性化"的人出現。

Timo的設計里充滿了對男性和男性化這兩個主題的探究和思考。其中存在著傳統男裝和圍繞著男性的"野蠻文化"這兩個看似無關的元素。

Timo的靈感來自于性別界限,男性主導社會,和男性野蠻文化。除此之外,Larry Clark和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給他很大的影響。

Larry和Wolfgang的作品中對"性"的毫不掩飾。所以在看Timo的一些作品的時候也能發現這些直白表達的痕跡。


威客碼頭 征集論壇
0
  • 論壇精華
  • 頂尖文案
  • 經典設計
  • 綜合薈萃
  • 資訊聚焦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