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源大全 > 綜合資源大全 > 服裝飾品
比疫情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小服裝企業!挺住!
0
信息發布:征集碼頭網    點擊次數:6588    更新時間:2020-02-11   

“2020年,少虧就是贏!這話如同當頭一棒,頭皮發麻。資本面前無疫情,中小企業解決了80%的就業,誰又能拉他們一把?”

中小企業解決了80%的就業,近期開工無望。誰又會拉他們一把?一旦撐不過此次疫情,后果不堪設想。

“2020年,少虧就是贏!”這話如同當頭一棒,頭皮發麻。

資本面前無疫情,中小企業解決了80%的就業,可是誰又能拉他們一把?

比疫情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小服裝企業 

租金、人工、庫存、貸款……

這場疫情之下的馬拉松還沒能看到終點

中小企業保障了80%的就業,一旦撐不過此次疫情,后果不堪設想。

大部分上班族一邊享受著假期一邊吐槽

是難以體會到中小企業老板的心情的

許多人認為打工仔是弱勢群體

其實更多時候企業老板才是。

制造業更不用說,貿易戰已經把許多企業逼到奄奄一息,如今疫情又狠狠補上一刀。

中小企業如坐針氈,員工150人月工資100W房租65W稅25W水電10W停工一個月損失200W誰能拉他們一把?

中小企業解決了80%的就業,誰能拉他們一把?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老板們撐不住,打工者該怎么辦?

感染病例仍在不斷飆升,各地防控不斷升級。情勢依然嚴峻,但全面防控之下,擊退此次疫情,畢竟只是時間問題。更讓人擔心的,是疫情對整體經濟的沖擊,是中小企業的生死存亡。

各地要求企業延長春節假期,并正常支付工資。微博上,有位企業老板發了一通抱怨:我們企業的損失該怎么辦?結果,遭到網友猛烈圍攻,有人說他想錢想瘋了,有人說他太計較個人利益,還有人甚至發出人肉的威脅。

不過,罵他的人有沒有想一想: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萬一老板們撐不住,打工者該怎么辦?企業若倒閉了,生產減少,物價上漲,最終的成本又由誰來扛?

政府除了讓企業保薪/延長假期,是否也該同等地為企業降稅減費呢?讓社保局減免五險一金,讓銀行減免利息,讓物業減免房租……

國外訂單不會因為疫情推遲交貨期

房東不會因為疫情減免房租

銀行不會因為疫情推遲還貸

工廠放大假,社保工資還得照發

中小企業的老板,正陷入焦慮,日夜難眠!!

大企業財大氣粗,抗風險能力強

對于許多中小企業而言

疫情對它們就是滅頂之災

一位服裝老板算了一筆賬:200個員工一個月工資100W,房租65W稅額25W水電10W停工一個月損失250W……服裝工廠老板如坐針氈!

去年因為比較困難,沒賺到什么錢,現在賬上的錢只夠3個月的支出了。他長嘆,這場疫情,對我們這種小企業來說,是生死一線了。

許多企業主考慮的已經不是賺不賺錢的問題,而是虧多虧少的問題,是能不能堅持下去的問題。

零售品牌:庫存問題積壓普遍存在

1、服飾|某服裝品牌區域零售商 汪全勇

我們全部都是實體店,除了物美超市的店鋪被物美強制性要求開門之外,其余門店都是正月初二就開始閉店了。每天睜眼閉眼凈虧損20W+萬,今年上半年算完蛋了。

這次疫情幾乎讓所有有債務的實體百貨零售業,都瞬間失去了現金流,成百上千的員工工資、租金與物業費,更嚴重的是像我們服裝企業的庫存,這些都是半年前已經下單生產了的,全部都積壓了。

臘月二十九就已經徹底廢了,春裝最后的銷售期是清明節,之后就是夏裝了。全部都完了。

服裝鞋帽行業、餐飲旅游行業,只要有負債的,集體玩完了。我晚上還在和財務部商量接下來的工作該怎么辦。房東的工作我們已經啟動了,誠懇地談困難、攤開來談,希望能互相理解,一起撐到五一。相信大部分房東是會理解的,如果有少部分房東不能實行減免,我們只能強行終止合作或訴諸于法律,這個是最后的選擇。

2、服飾|阿迪達斯區域代理商 陳建明:

目前在浙江有15家門店,全年銷售額9030萬,線下銷售收入占比100%。

1月25號日至今,有13家門店閉店,2家開業店鋪日銷售額千元以下。現在每日需支付租金物業費用3萬元左右、人員工資1.5萬元左右。還有最困難的是貨品庫存積壓、期貨執行等問題。如果這種狀態持續,每個月至少虧損200萬。

品牌如果堅持要求代理商執行期貨的話,那后續虧損更加嚴重。作為品牌代理商,目前最希望政府能在稅收層面給予免稅減稅支持,希望商場能夠有減租免租支持,希望品牌公司能夠給予回收庫存減持期貨的政策支持。

3、服飾|伊芙麗品牌負責人 孫公科:

我們線下大約2000家門店,線下營收占總營收比77%左右。目前2/3的門店暫停營業,繼續經營的銷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開支目前主要是房租物業費和人工費,春節到現在銷售損失已經近1億元。銷售影響開始于春節前幾天,所以冬季的庫存壓力還好,春季庫存是大頭,會非常嚴重,具體數字還沒有辦法預估。

這兩年服裝零售本身市場和行業的壓力持續存在,所以我們一直很重視現金流,年底前現金流的盤點結果還是非常充裕的,所以對現在應對這個局面有幫助。我們也假設過沒有營收持續虧損的極限情況,應付第二季度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接下來第一位的還是在房租、庫存、人工費上要做進一步的規劃。業務節奏已經打亂了,需要根據接下來的形勢重新做布局。人心不能亂,不能亂折騰。

現金流問題應該是很多企業面臨的最大的問題。這兩年大環境不好,很多企業現金流已經一直繃在那里,沒有多少彈性了。所以這一輪疫情結束后,業務恢復到正軌之前,服裝零售行業很多企業如果得不到外部的支持,光憑自救可能很難渡過去。

整個行業的走勢很難預測,但是從更長遠的角度來說,這次業務暫停不會對行業有很大影響,有影響的是企業。今年上半年營收跳水,虧損已經是確定的了。這次困難反而是提升行業整體運營管理水平的一次機會。

如果說有什么需要的話,首先房租物業費是我們支出的大頭,占比最高。我們更希望房租物業費有一定的減免期和減半期。目前從幾個商業地產大集團的公布的政策來看,疫情期的減半是不夠的,租戶已經沒有了收入,需要減免。恢復營業后,起碼需要減半到4月份。

其次,2020年的增值稅、所得稅,政府一定要給予我們減免的政策,下半年的減免會對沖一部分上半年的虧損。

第三,人員薪資的補貼政策。人工費是我們零售業另外一個很大比例,我們會盡到我們的社會責任,盡量確保現有員工的工作崗位并按時發放工資。但是停業期以及業務收入不正常期間的薪資辦法我們需要再核算。

基本方向是希望國家、企業、員工都能承擔一些,不能把壓力全部放在企業。因為目前對接下來的發展趨勢很難判斷,所以現在還沒有辦法明確拿出辦法。

最后,復工后的口罩、消毒液等員工防護用品。目前口罩已經買不到了,現在大家基本不出門,還沒有那么急迫。復工以后,這些用品怎么解決,是一個大問題。

4、區域多品牌零售代理商 胡文擇:

現在我們有約400多家各種品牌店鋪,基本上100%是實體銷售,因為作為代理商沒有電商授權。

現在門店中95%以上店鋪關門,開著的也幾乎沒有生意。不計租金貨品折舊,最大問題是員工工資支出,現在我們毛算了一下,在沒有收入下每天近20萬工資社保支出。

今年非常不樂觀,現在我們代理的品牌總部都基本聯系我們對于貨品上面做出一些方向以及對于今年計劃重新調整。預計今年上半年會非常麻煩,我們浙江下半年有雙11在都掙不到錢,我們現在跟品牌討論下半年還需不需要配合雙11做,今年目標整體到了年末不虧損就可以了。零售整體恢復需要到8月以后,現在跟業主談租金免租不是一個月能夠解決問題的。長遠來看,20年找方向,20年調整,22年營商環境可能會好。

接下來,除了對于貨品租金跟外部溝通以外,我們內部最大壓力就是面臨工資支出問題,現在還沒有想到一個非常好的辦法。至于能夠撐多久這個問題,就看我們在虧損額跟對未來的信心平衡心態了。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繼續活下去,首先需要房東配合減免租金,在以后合作中必須給予合理的租金,不要再想著每年能夠想著一定可以漲租這個事。另外,我們也希望政府對于綜合體開發不要太冒進了留點空間,對于像我們這樣零售企業給予利息稅金優惠只是杯水車薪。通過這次事情,我們也會更理性對待未來的生意?,對于新店開發會更加的謹慎?。

5、服飾|華鼎集團零售品牌負責人 丁雨:

Riverstone線下門店220家,實體店收入占比超過90%。現在的情況非常糟糕,門店基本沒生意,80%以上都處于閉店狀態。

人員工資、商場費用、辦公室租金等等都在持續支出,而且線上各項活動因為快遞壓力問題也都取消了,預計春節期間預計虧損500萬以上(只有5%是直營)。上半年的開店計劃全部泡湯,加盟代理客戶信心受到極大打擊,預計上半年還會有關店潮。

目前來看如果持續現狀,且無線上生意支撐,秋裝基本不回籠資金的話,如果無其余資金支持,就能堅持6個月。

品牌接下來計劃就是盡可能減少一切開支,如盡快關閉不盈利店鋪、減少單店員工、加強線上各銷售渠道的發展、商品重新做計劃等,我對今年市場表示很不樂觀。非常希望政府能夠推出減稅、免稅政策;甲方房東能夠給予商家更長時間的免租,減半租金的條件支持等。

比疫情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小服裝企業!

近期開工無望。誰又會拉他們一把?

剛挺過2019年外貿壓力和暖冬的慘淡業績

下面要十張圖!

告訴你2019年中國服裝行業市場現狀與前景

對于中國服裝行業而言,2019年是充滿挑戰與考驗、快速變革的一年。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國內結構調整的改革壓力,我國服裝行業在發展環境面臨諸多風險和不確定性的背景下,整體保持了行業的平穩發展。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規模以上服裝企業服裝產量為287.8億件,同比下降8.5%;2018年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累計完成服裝產量222.7億件,同比下降22.6%。2019年1-6月,規上服裝企業服裝產量104.1億件,同比下降1.1%。

2014-2019年H1中國規模以上服裝企業服裝產量統計及增長情況

從分品類服裝產量來看,針織服裝生產明顯優于梭織服裝,針織服裝55.39億件,同比增長1.02%;梭織服裝48.65億件,同比下降3.38%,其中,羽絨服裝、西服套裝和襯衫產量同比分別下降0.40%、3.57%和6.01%。

2015-2019年H1中國規模以上服裝企業細分領域服裝產量統計及增長情況

需求:人均衣著消費支出增速回落

2019年上半年,我國居民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費支出與經濟增長基本保持同步,人均衣著消費支出增速明顯回落,遠遠低于與個人發展和享受相關的支出增速,衣著消費支出在人均消費支出的占比也有所下降。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衣著消費支出為731元,同比增長3.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3個百分點;衣著消費支出占人均消費支出的7.1%,比上年同期減少0.32個百分點。同期,居民人均居住、教育文化娛樂、醫療保健支出和其他用品和服務消費支出分別增長10.8%、10.9%、9.5%和9.8%,增速均高于衣著消費支出。

2014-2019年H1全國居民人均衣著消費支出增長及占人均消費支出比例統計情況

數據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

內銷:服裝銷售量呈逐年下降趨勢

從銷量數據來看,2018年我國服裝工業面對嚴峻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以及更加嚴格的環保措施,行業銷售量隨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服裝產量的減少而出現下滑。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規模以上企業四個季度累計服裝銷售達到306.9億件,2017年下降至283.3億件。2019年上半年,我國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服裝銷量為102.7億件。

2016-2019年H1中國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服裝銷量統計及增長情況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1-2017年全國限額以上單位服裝類商品零售額逐年增長,但增速逐年放緩。2017年全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達到10365.4億元,同比增長1.4%;2018年全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為9870.4億元,同比下降4.8%,服裝商品零售額首次出現負增長。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國服裝類商品零售額達到4749.7億元。

2014-2019年H1全國限額以上單位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統計及增長情況

(備注:2016年零售額增速為6.6%)

外銷:服裝出口市場量價齊跌

2019年以來,國際市場需求動力不足,貿易保護主義加劇、全球市場競爭日益激烈,以及我國服裝產業傳統優勢減弱、競爭新優勢尚未確立等原因,導致出口壓力明顯加大。據海關數據統計,2019年1-6月,我國累計完成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量價齊跌,出口金額為665.74億美元,同比下降4.7%,服裝出口數量141.32億件,同比下降1.0%,服裝出口平均單價3.64美元/件,同比下降4.7%。

2015-2019年中國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金額統計及增長情況

網銷:網絡零售規模逐年增長

隨著服裝零售企業網絡渠道的完善,以及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的快速發展,推進了我國服裝網絡零售市場的有效發展。2011年我國服裝網絡零售額約為1934億元,2017年增長至4447億元,年均增長率達到14.9%,遠遠超過服裝零售額增速,預計2018年我國服裝網絡零售額將達到5114億元。

2014-2018年中國服裝網絡零售額統計及增長情況

效益:行業運行效益有所下滑

受國內宏觀經濟環境和行業結構調整的影響,我國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的產銷量均略有下滑,但是從產銷率來看,行業運行較為良好。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數據計算,2016年我國服裝行業產銷率為97.6%;2017年提升至98.4%;2018年達到98.7%,2019年上半年維持在98.7%,說明我國服裝行業在去低效產能和結構調整過程中,行業庫存比例逐步降低,運行質量有所改善。

2016-2019年H1中國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產銷率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

2019年以來,在我國服裝產業調整持續優化情況下,行業效益雖有所下滑,但運行質量基本平穩。2019年1-6月,服裝行業效益指標增速呈現明顯放緩趨勢,營業收入保持小幅增長,而利潤總額負增長。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1-6月,服裝行業規模以上(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及以上)企業13636家,累計實現營業收入7615.83億元,同比增長2.15%,利潤總額382.45億元,同比下降0.78%。

2015-2019年前5月中國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總額統計情況

成本:企業綜合成本居高不下

由于用工、融資、稅收、原材料、能源等成本費用的持續增長,企業綜合運營成本不斷提升。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1-6月,我國規模以上服裝企業累計成本費用同比增長2.04%,增長幅度僅比營業收入增幅略低0.11個百分點。從成本費用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變化來看,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平均水平逐年下降,而服裝行業的該項比重呈現了不斷上升的態勢,成本費用的快速上漲進一步擠壓了服裝企業的利潤空間。

2014-2019年H1中國規模以上服裝企業成本費用變化情況

END

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

時尚企業支援武漢

Fashion Enterprises donate money for Wu Han

希望一切盡快恢復往常

武漢疫情形勢嚴峻物資急需的情況下

時尚產業也絕不作壁上觀

聚心同力共克時艱

(根據北京時間1月30日不完全統計 排名不分先后)

奢侈品為代表的

歷峰集團、開云集團、路威酩軒集團、PVH集團

HUGO BOSS集團、Coach集團和施華洛世奇中國

海外集團和品牌

歐萊雅、雅詩蘭黛集團、資生堂 、赫基集團

ECCO、H&M中國、ZARA中國和寶潔中國

中國國產品牌率先而為

勁霸男裝、DAZZLE地素集團、海瀾之家、周大福

動向集團、安踏體育、李寧太平鳥和雅戈爾

以及眾多國產美妝品牌

珀萊雅、玫琳凱、伽藍集團、上美集團

麥吉麗和花西子

感謝每一家企業、每一個品牌的支援

我們眾志成城一同渡過難關

迎來更加蓬勃向上的春天!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2月2日),蘇州政府發布了《蘇州市人民政府關于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業共渡難關的十條政策意見》,對疫情下生產經營遇到困難的中小企業,在“加大金融支持、穩定職工隊伍、減輕企業負擔”等方面提出了相關政策意見。這對中小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大好消息。(具體情況點擊“閱讀原文”)

最后,希望各地區政府的相關政策意見盡快出臺,幫助實體品牌,尤其是中小企業順利度過難關。


威客碼頭 征集論壇
0
  • 論壇精華
  • 頂尖文案
  • 經典設計
  • 綜合薈萃
  • 資訊聚焦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